快乐12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投資平臺 > 投資動態
川渝代表共話成渝城市群發展:追趕跨越 兩地“相向發展”加速“中部崛起”
信息來源: 四川省經濟合作局 發布日期: 2019-03-08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堅持以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群發展。”李克強總理所作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這句話,引發川渝兩地代表對成渝城市群發展的熱議。

以成都、重慶為核心的成渝城市群,地處“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聯結點的區域,擁有近1億人口和近6萬億元經濟總量。國家層面明確提出,要以重慶、成都為中心,引領成渝城市群發展,帶動相關板塊融合發展。

山水相連的成渝之間,總有無數話題可聊。近段時間以來,無論是在民間還是在官方,成渝城市群“中部崛起”話題的熱度持續攀升。全國兩會期間,本報聯合重慶日報,邀請兩地相關領域的全國人大代表展開討論。

“中部塌陷”問題怎么解決?

城市群發展需要構建梯次協調發展格局

成渝城市群發展中存在的一種現象,讓一些代表表示擔憂。全國人大代表、廣安市市長曾卿對比了其他城市群發現,成渝城市群目前只有成都、重慶兩個特大城市。而同屬于國家級城市群的長三角城市群有南京、杭州、合肥、蘇錫常、寧波等五大都市圈;京津冀城市群有北京、天津“雙城”和通州、雄安“兩翼”;粵港澳大灣區更是有香港、澳門和珠三角9市。

對此,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榮昌區委書記曹清堯這樣評價:次級城市發育不足,人口百萬以上大城市數量偏少,出現了“兩頭大、中間小”的“啞鈴式”發展結構。“成渝城市群要想在國家級城市群中占據領先位置,必須盡快解決這樣的‘中部塌陷’問題。”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重慶大學教授潘復生表示,針對成渝城市群發展現狀,已有專家建議成渝城市群應進一步優化“一軸兩帶、雙核三區”空間發展格局,充分發揮重慶、成都核心城市輻射作用,培育壯大區域中心城市,帶動中小城市和小城鎮發展,培育重慶、成都兩座核心城市“大而強”、中等城市“壯而優”、小城鎮“特而精”的“大—中—小”梯次協調發展的城市群格局。

中部崛起”有什么有利條件?

“極核”相向發展為中部帶來更多發展平臺

不過,成都、重慶這兩個極核正在從“背向發展”走向“相向發展”。

為優化城市空間結構、重塑產業經濟地理,成都于2017年提出了“東進”戰略。而重慶也呈現出明顯的“西進”趨勢,重慶科學城等重大項目在渝西片區布局,渝西片區已成為全市工業化、城鎮化最活躍的區域。

這種“相向發展”,正在為兩大“極核”之間的城市帶來更多的發展良機。去年6月,資陽市與坐擁江北機場的重慶市渝北區簽署了深化臨空經濟和車產業發展合作協議。而正是毗鄰成都的天府國際機場,讓資陽在臨空經濟產業上找到了更足的發展底氣。

同樣位于成渝城市群中部區域的重慶榮昌區也感受到了機遇的到來。“我建議,以瀘州、內江、榮昌腹地金三角為突破口,將成渝城市群打造成為內陸開放高地、國際物流樞紐。”曹清堯分析認為,瀘州擁有港口、自貿區優勢,內江在鐵路運輸方面優勢明顯,而榮昌正在積極爭取國家貨運機場布局,致力于打造中國西部航空貨運樞紐,優勢明顯的三地聯合打造國際物流樞紐,有利于加速成渝城市群“中部崛起”。

“打通血脈”從何處著力?

不光打通“主動脈”還要暢通“毛細血管”無論是成渝城市群的“中部崛起”,還是更大范圍的川渝合作,交通基礎設施依然是先行條件。“交通運輸是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基礎和先決條件,對城鎮空間格局優化、經濟轉型升級、擴大對外開放等具有重要的先導和引領作用。”全國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學交通運輸與物流學院副院長羅霞說。

潘復生介紹,近期國家發展改革委、鐵路總公司等有關國家部委和單位正在組織修編《成渝城市群城際鐵路網規劃》,“建議國家盡快審議批復,重點將重慶主城-璧山-大足-安岳-樂至、重慶主城-銅梁-潼南-遂寧、黔江-酉陽-秀山-吉首等項目納入。”

“主動脈”之外,“毛細血管”的疏通同樣重要。這一點,曾卿頗有感觸。為進一步推進與重慶協同發展,廣安將與重慶一橋之隔的鄰水縣高灘園區升級為廣安市高灘新區進行打造。但新城能否順利“立”起來,交通是關鍵。目前廣安高灘新區到重慶兩江新區,需先經過到重慶茨竹的一段路。這段路雖然只有10.4公里,但路面不寬、路況較差,跑不了大貨車。大貨車如果要到重慶,須返回鄰水縣城方向上高速。這樣一繞,就多跑了20多分鐘,“對于企業來說,時間成本和物流成本都增加了。”

為了盡快建成這條10.4公里的快速通道,曾卿已多次帶隊到重慶市、渝北區溝通對接,“有望今年啟動建設。”(記者蔣君芳重慶日報記者陳鈞周尤)

上一條
下一條
政務微博
政務微信
Android版
Iphone版
快乐12